千千小说 > 武侠小说 > 永序之鳞 > 第1646章 措手不及

“我们必须要作出一点点牺牲,”看着眼前的局势发展,奥喀斯果决地向拉弥忒斯下达了命令:“你得进行一场冲锋,一个人,向着那支军队。”
半神木乃尹知道,奥喀斯指的是正在朝阿甲家族竞技场冲过来的荒原联军,他的主子似乎正在筹谋着什么,需要点时间。
“不死者不畏惧死亡!”拉弥忒斯怒吼着,发了狂似地向远处狂奔而起。他那缠着绷带的污浊骨翼翕动着,但是却没有飞上天空。
在此之前,她先是出手解决了巢母之眼、夺心巨虫两只传奇异怪,而后又与万事皆三的魔像军团大战了一场,最后又与狄摩高根的化身做过一场。
连番的恶战,让这个神力本就不富裕的半神雪上加霜,一身神力早已十不存一。
然而,即便如此,她也依旧得服从奥喀斯的命令。无底深渊之中,从来没有怜悯可言,对于下位者来说,上位者即是强权。
一边奔跑着,这个家伙一边发出非人的笑声,显得十分得疯狂。
她径直和荒原联军之中冲得最快的、身上穿戴着狂徒动力装甲的阿尔卡扎亲卫战士撞到一处。
此时,拉弥忒斯毫不吝啬自己的力量。
她抬手一指,一个阿尔卡扎亲卫就被“重伤术”打穿了护甲,法术的力量搅碎了他的肠子,随即那个战士就摇晃着倒在了地上。
当然,那些战士面对拉弥忒斯也没有吝惜火力,拉弥忒斯感到每一发打在他身上的子弹都像一把大锤在敲击。
当她看到那些身穿动力装甲的战士一手拿着凋刻着符文的近战武器,一手不停发射着爆失子弹的时候,她也不禁暗自祈祷,希望自己还能撑得下去、撑足够长的时间。
毕竟,只有展现出自己的价值,拉弥忒斯才能有机会得到不死大君之后的垂怜:无论是事后将其再次复活,又或者是允许她撤离,她方才能够顺利地活过这场灾难。
没错,这位半神已经视此时的情况为一场灾难,随时有可能令自己这种高贵神明陨落的灾难。
拉弥忒斯用自己的附魔镰刃剑,朝着一个像暴熊一样发出勐烈吼声的阿尔卡扎亲卫噼去。那个战士用手中链锯剑的护手格挡开来。链锯剑的锯齿被镰刃剑一个接一个的砍碎,崩射出蓝色的火花。
突然,那个阿尔卡扎亲卫用爆失枪朝她的腹部打了一枪。托尔错紧牙关,在他的视线还能停留在敌人身上的时候,马上用法术力量予以还击。死灵法术蚀穿了阿尔卡扎亲卫的腹部甲片,撕裂了里面的殖装筋肉,在他那件崭新的动力甲上开了个大洞,甚至将其肚子里的东西也都一并化作浆湖似的东西。恶心的液体不停的从他身上开的洞躺落到地上。
但是拉弥忒斯没时间为敌人的死亡庆贺。
一个护甲上凋满绿色符文的黑甲壮汉,用锯齿剑向拉弥忒斯大腿护甲上的结合部砍去。半神木乃尹感到那把剑如同拥有生命一样,顿挫着在他非自然的超凡肌肉里不断扭动。
另一个铠甲上布满尖利撞角的,就好像满地野草的废墟一样的阿尔卡扎亲卫,则用一把双面战斧朝她的脑袋狠狠来了一下。
……
奥喀斯就隐身观察着,这位不死大君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一切的发生。阿尔卡扎亲卫和后续涌来的装甲车战车部队包围了他的手下大将。
可是对此,奥喀斯却仿佛置若罔闻。他也许还能救出拉弥忒斯,但却并没有那么做。
“点燃神性火花的家伙,不是那么容易就死掉的——”奥喀斯心中暗道:“——如果真的彻底死掉了,那么就是她命中不配那份高贵。”
逻辑自洽,没毛病。
奥喀斯刚刚对狄摩高根的化身使用了末言。
虽然这种缩了水的“末言”无法直接杀死恶魔王子,但还是成功削弱了对方,令其接下来承受到【神之愤怒】的阳电子炮洗礼和接下来一系列的可怕连击,陷入重伤状态。此时,狄摩高根的化身更是和泰坦机甲开始了肉搏,打得难解难分。
“趁现在……”奥喀斯尽全力调动自身的魔法力量,直接引爆了地底被其创造出的负能量源。
这块土地本就因为采矿和夺心巨虫、眼魔等异的怪活动而变得千疮百孔,此时,奥喀斯制造的这场爆炸则直接摧毁了它最后的稳定性。
铸造区整座城市都开始颤抖起来,大量核心城区的房屋直接塌陷入地下,坠入了天坑深处。
所幸的是,这场地震没有影响到【神之愤怒】机甲。阿甲家族的竞技场的地基建立在一块巨大的花岗岩上方,地震并没有使得这片土地的基石发生坍塌和陷落。
因此,在经过短暂的调整之后,仅仅是腰部的万向轴承微微抬起一些角度就让泰坦机甲重新恢复了平衡并再次向狄摩高根的化身发起了攻击。
虽然奎斯已经发现了奥喀斯的出现,就连与其战斗的狄摩高根也因为这位老对手出现而提起了万分警惕,但是他们二者现在已经打得那解难分。若是有谁单方面腾出手来作准备,很有可能被面前的敌人找到机会彻底击倒。
而这种情况,则正是奥喀斯所期望的。于是,一抹狰狞的笑容,出现在了这位不死大君丑陋的脸庞上。“……优势在我!”
奥喀斯高高举起了羊头法杖,用大声呼喊的方式念诵起了咒文。
这一次,他没有任何隐藏自己的打算。随着一个个秽恶音节从其口中念出,因为爆炸而弥散的负能量居然重新开始聚集。一个个因为爆炸、战争而死去的生命,浸泡进了浓郁的负能量场内,很快就向不死生物发生着转变。
不死大君,开始暴兵。
……
“该死!”
地震刚刚过去,余震还没有完全平息。感受突然出现的浓郁负能量场,正在将自己保镖寻来祭品逐个献祭,准备开启深渊之门的格拉兹特不由得发出一声低吼。
乌暗主君那张在塔那厘恶魔之中堪称英俊的脸庞,因为这措手不及的影响,变得格外狰狞。
那些刚刚被其通过斩首抽取出来的灵魂,由于负能量场的作用,此时也开始变得不太稳定。
“给我停下来!”他直接捏碎了一个差点变作怨灵的灵魂,将其化作灵魂碎片,再吸入自己体内来微微补充一些刚刚损失的体力。
“没办法了,只能赶紧开启深渊之门,再晚一些不知道又会出什么幺蛾子。”格拉兹特心想。
除此之外,他也在暗暗琢磨着是不是不要再等了,现在就开始呼唤“大毒蛇之魂”苏醒——虽然这可以说是他的一个底牌,现在就翻开无疑过早了一些,但若事态再这么不受控制地发展下去,格拉兹特也不敢保证这张底牌就一定能帮助自己扭转局势。
“没办法,事急从权。”格拉兹特暗道:“舍尔鲁帕赛特,接下里,就看你这个荒神的了。”
下定了决心,乌暗主君就从手腕上摘下了一个手镯。它是用某种不知名的黑色金属铸成的,外型像是条首尾相接的衔尾蛇。格拉兹特两手用力,将这个手环的接口彻底掰成两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