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小说 > 武侠:开局斩杀谢晓峰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决战时刻

月圆之夜,紫金之巅。
“老实和尚,你这家伙可不老实啊!”
“木道人,阿弥陀佛!”
“最近在京城都没有听说你们的名字,你们这是藏哪里去了?”
“善哉善哉,几位同道有礼了!”
紫金山山顶。
一群江湖上的高手汇聚到这里,先是客气两句,而后一群人的目光看到了最中间的山顶部位。
“你们说,这两个人什么时候过来?”木道人转头看了看,没有看到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身影,于是好奇的转身问道。
“不着急,这一个夜晚还有很长,今朝有酒今朝醉,你们要不要一块喝点!”
“喝,喝死你这个酒鬼!”
前面的人都是江湖高手,后面的就分的不太清楚了。
一流的高手也有,二三流的也不少。
不是他们不想靠前,而是他们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叶孤城和西门吹雪比武的剑气杀死。他们这些一流、二流的高手,在叶孤城和西门吹雪这种顶尖剑客面前,也就是一招的事情。
他们随手的剑气,都会让这些人难以抵挡。
“哎,真希望叶孤城能赢,我可是在他身上压了一百两。”
“这么巧,我支持的是西门吹雪,压了五百两。”
“我是叶孤城,一千两。”
“你丫的怎么这么有钱,是不是贪污门派的公款了,我要举报!”
“滚蛋,我找了一个有钱的老婆,你们这些人羡慕就说羡慕的啊。”
“真好,听说你老婆还有一个妹妹,要不要帮我介绍一下。”
“来,先给我说,我可不嫌弃他丑,反正都没有我丑!”
江湖人谈论话题很快就歪楼。
对于江湖人来说,混江湖的目的,不外乎就是金钱、女人和权利,他们修炼是为了什么,什么行侠仗义,都是胡闹。
人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
天色变得阴暗,一辆马车悄悄的从东门进入,门口的守卫看到那个令牌,也没有太在意,挥挥手示意放行。
这人拿着皇帝令牌。
守门的门将觉得这肯定又是皇帝想要尝尝鲜了。
皇宫的女人虽然好,可毕竟太端庄,不如外边的女人玩的花,会的东西多。鲍鱼海鲜吃多了,尝尝素菜什么的,也是正好。
管这么多做什么,他的职责就是见到令牌放人。
马车来到了一个偏僻处停下,而后王安伸手把南王世子请了出来。
只要进来皇宫,这个就好说了。
以王安对皇帝的了解,这个时候皇帝已经宠幸完妃子,在乾清宫睡着。他带着世子,只要不正面碰到皇帝,这个时候谁敢拦着他。
在外人眼里,世子就是皇帝。
来到皇宫,世子好奇的打量周围。
皇宫的地图,他早就了然于心。此时看到周围的景色,心中不由生出一股豪气。
这就是皇宫,所有人向往的中心。
而他,从今天之后,就是九五之尊。
“陛下,这边请!”
王安谦卑的引导世子向前走,周围的侍从见到皇帝,虽然好奇这个时间皇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却没有人敢向前询问。
一路顺畅的来到乾清宫,王安这才看向世子,“陛下,您有没有安排人手……”
世子明白了王安的意思,道:“没关系,他就在我们周围,进去吧!”
“是!”
王安心里有些紧张,可看到世子态度坦然,只能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推开了乾清宫的大门。
伴随着烛光点亮,世子正式坐在了龙椅上。
……
紫金山。
昏暗的天空上,忽然浮现一轮圆月。
月光洒下来,为人间带来了光明。
而就在这月光洒下来的一瞬间,两个白衣人从远处奔驰而至。
他们的速度非常快,只有那些顶尖高手能察觉到他们是怎么过来的,普通人看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站在了那里。
“看来我们想的一样!”叶孤城看着西门吹雪,他觉得两个人已经神交已久了,此时见到,虽是初见,却也有种熟悉,就像是认识了很长时间一样。
“你好!”
西门吹雪打量着叶孤城,“你和我想的差不多。”
“可是你和我想的,却有些不一样。”叶孤城看着西门吹雪,目光落在他的剑上,微微皱眉,而后道:“你的剑,有束缚!”
……
“什么意思?西门吹雪的剑难道被东西缠住了?”
“不行,这样的话,西门吹雪不就吃亏了,我的银子不就白赔了。”
“小声点,你就不怕人家把你杀了。”
“哦,小声点,小声点!”
叶孤城和西门吹雪倒是没有在意这些人的话,倒是前面武当的木道人,少林的老实和尚,华山的岳不群,峨眉的晓月道人,其中几个转身过来,吓得他们立刻闭上了嘴巴。
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样的对决,对于顶尖高手来说,是很重要的。
正常情况下,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决战,肯定不会容许旁人围观。因为这样会泄露他们的招式,和一些攻击时候的小习惯,这一切的一切,都会成为他们和别人动手时候的弱点。
除了这些之外,尤其是练剑的人,可以从他们出剑的招式上,看到对方的境界,看到前面的路。
所以一向是老好人的木道人,此时直接用顶尖高手的威压,转身朝着那些一二流的高手压迫。因为他想要看看自己和叶孤城、西门吹雪的差距在哪里。
尤其是叶孤城,当他看到叶孤城的时候,心里便有一种感觉。
自己的剑,对他无效。
这种感觉让木道人很不甘,因为他知道当他有这种感觉的时候,自己就已经不是叶孤城的对手。
“很抱歉,我的状态不好!”
西门吹雪道歉。
这一幕让隐藏在人群的陆小凤觉得不可思议。
“我给你时间,调整状态吧!”
叶孤城很大方。
他想要的对手是处于巅峰的西门吹雪,而不是一个被情丝束缚,实力处于低估的西门吹雪。叶孤城知道,自己现在出手,肯定能打败西门吹雪,并且把他杀死,顺理成章的成为江湖用剑第一人。
只是这样的胜利,对他来说反而是屈辱。
他是剑客,是堂堂正正的剑客。
就像是西门吹雪讨厌有人用剑偷袭,认为这是对剑的不尊重,叶孤城在对剑的态度,更甚于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的剑诚于人,而叶孤城的剑,只诚于剑。
剑是神圣的,不可欺辱的。
西门吹雪没有装模作样的客气,而是站在那里静静的调养心神。
……
乾清宫。
皇帝很快从噩梦中惊醒,当他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外边居然有光亮,这让他有些疑惑。他是皇帝,睡觉的时候不喜欢被人打扰,有谁这么大胆,敢冒着杀头的风险进来。
带着这样的疑问,皇帝走了出去。
到了过前厅,皇帝看到了让他赶紧惊悚的一幕。
自己正穿着龙袍坐在龙椅上,而大太监王安,此时正陪伴在那人左右。
难道自己是在做梦。
下意识的想着,当皇帝感受到那人身上的气息时,笑了。
“王安,你好大的胆子啊!”
原本在皇帝面前战战兢兢的王安,此时站在世子身边,俯视着皇帝,“何方逆贼,胆敢冒充天子,你可知这是诛杀九族的罪过。”
皇帝都被这话气笑了。
他才是正主,而现在王安以下犯上,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个和他一样的人来,当真是该死。心中决定把王安老家的九族全部杀光,皇帝脸上却不露声色。
“你是谁?”
南王世子坐在龙椅上,目光玩味的看着皇帝,“南王好大的谋算,居然有一个和朕长相雷同的孩子,如此罪孽,当满门抄斩。”
他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不过现在南王世子却把这个身份按在了皇帝身上。
他和皇帝长相一模一样,便是亲近的人来看,也发现不了异常。
“原来是南王,朕自问对南王不薄,却不想皇叔如此待朕,当真是让朕有些心寒啊。”面对南王世子,皇帝神色依旧,他的气质澹然,那种大权在握的感觉,远远不是南王世子能模拟出来的。
居移气养移体,这还是很有道理的。
“世子还有什么话要说,朕看在你我血脉相同的份上,可以给你一个全尸。”
“呵呵,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皇帝脸上复现怒色,他是年轻人,从小就是皇帝,刚才是没把南王世子当回事,如今被这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他的心情很糟糕。
“无诏入京,罪当斩立决。你此时如果愿意退下,朕可以饶你不死。”
南王世子道:“死到临头,还不悔改,念在同是先帝血脉,不妨赐他个全尸,再将他的尸骨兼程送回南王府。”
王安低声顺眉道:“是!”
应声,王安拿着匕首朝着皇帝走了过去。
他的心情很兴奋,杀人本就不是一件小事,而能够亲手杀了皇帝,就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南王世子用眼色看着皇帝,忽然叹了口气,喃喃道:“我真不懂,放着好好的小王爷不做,却偏偏要上京来送死,这是干什么呢?”
皇帝冷笑。
此时他明白了王安的谋算,心中只觉得他是傻瓜,湖涂透顶。
就算是杀了自己,难道王安就能活着吗!
南王世子无诏入宫,是谁把他带进来的,当然是王安这个皇帝的亲信。他们想要杀了自己这个皇帝,然后用南王世子当傀儡,只要把尸体运回南王府邸,便可诛杀南王满门,到时候就算是有人看出破绽,也无计可施了。
“王安,看在先皇的份上,朕在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如果你此时悔改,朕还能留你一命。”念在王安跟随自己多年的份上,皇帝还是心软了。
只是他心软,王安却不心软。
“皇子犯法,与民同罪,这道理世子你应该知道,现在还有何话要说。”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皇帝闭上眼睛,仿佛是在认栽。
“请世子上路。”
王安也不废话,拿着匕首向前勐地一刺。
‘碰!’
就在匕首要碰到皇帝的一刹那,一个透明的气罩挡在了皇帝的面前。
匕首和罡气碰撞,发出了刺耳的嗡鸣声。
王安会武功,却也只是一流境界,面对这人,他一点机会都没有。
“陛下,小的救驾来迟,让此等贼人惊扰圣驾,罪该万死。”曹正淳挡在了皇帝面前,他的天罡童子功也许防不住朱无视,可面对一个王安,杀他可以说是随手而为。
罡气吞吐,雄浑的力道落在王安身上,直接把他身体内的骨头震成碎块,王安瘫软在地上,眼看着出气多,进气少,显然是活不长了。
“世子,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皇帝再次开口。
世子露出了阴沉的笑容,“上官帮主,进来吧!”
话音落下,曹正淳面色一变,而皇帝也是警惕的看着周围。
上官飞的武力值,不单单是曹正淳知道,就连养在深宫的皇帝,对此也是清楚。
一个人得武力值强大到这种地步,当真是令人震惊。
一个呼吸。
两个呼吸。
三个呼吸过后。
什么都没有发生。
上官飞的身影没有,屋内还是只有他们四个人。
世子的脸色很难看,他打量着四周,怒吼道:“上官飞,你以为自己不出来,就能幸免于难吗?如今我叫了你的名字,一旦我出事,皇帝肯定会问罪与你,识相的,你就赶紧过来帮我杀了他们两个。”
“正淳,杀了他。”
皇帝勐然开口催促。
他不知道上官飞是准备做什么,为什么没有来到。
他觉得只要杀了世子,这个计划将会彻底报废,到时候他就掌握了主动权。有南王世子这么一个和皇帝长相一样的人已经是老天开眼,怎么会这么巧,还有第三个。
只要杀了世子,他的危机就会解除。
曹正淳没有废话,飞身向前,双手朝着世子的胸口抓去。
“找死!”
跟随叶孤城练剑多年,南王世子也有了叶孤城的三分真传,只听‘曾’的一声,他的腰间弹出一把宝剑,对着曹正淳的脸刺了下去。
“剑法不错,人不行。”
曹正淳飞身后退,抬手的时候,手里也出现一把剑,而他的身形在这个时候宛如鬼魅,缥缈无踪,阴气森森。
辟邪剑法第一次在曹正淳手里绽放光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