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崛起香江 > 1569【主动咬饵!】

洗手间内。
何大亨闭着眼,对着便桶疏导着压力,等他把拉链拉好,来到洗漱盆前,心腹手下周金辉把早准备好的湿毛巾递给他。
何大亨接过毛巾擦了擦手,然后递还给周金辉,自己又对着镜子左顾右盼,见自己虽然老了,却还是那么靓仔,内心不禁有些欣慰。
旁边周金辉道:“何生,那石志坚简直狮子大开口,六千万,我看他是想钱想疯!”
何大亨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油光可鉴的发型,嘴上道:“年轻人贪婪一点是应该的。”
“何生你的意思是,你准备六千万买下?”
何大亨回头看一眼周金辉,“你觉得我像傻老咩?”
“那你要----”
“做生意为也又叫谈生意?谈来谈去,全靠一张嘴!难道他索要六千万,我就给他六千万?慢慢谈咯!”
“可何生你----”
“你什么?”
“你的底价是三千三百万,相差太多,在我看来根本就有得谈。”周金辉毫不犹豫道。
何大亨叹口气,洗了洗手:“本来我计算他不会那么狂傲,一开口就是六千万,打算三五千三百万买下来,多出三百万算给他零花钱,可惜呀,还是我看低了他!这个石志坚不老实,不愧是奸神!”
周金辉闻言像是想到什么:“你的意思是,姓石的是在试探我们?”
何大亨甩甩手上水珠:“没错,他一方面试探我们底线,另一方面会把这次谈判泄露出去,让叶汉同我们争,到时候筹码都在他那边,他就能占据主动。”
“那我们要怎么做?”
“你说呢?”何大亨扭头看着周金辉,“你跟了我这么久,多少学到点什么才是!”
周金辉知道何大亨在故意考较自己,想了想就道:“要么狠狠心,六千万拿下!要么看叶汉那边怎样反应!”
“呵呵,那你觉得我会选边个?”
根据周金辉对何大亨的了解,说道:“你会选第二个。”
何大亨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轻蔑:“没错!我何鸿申什么都肯做,可就是不做冤大头!”
……
包间内----
石志坚拿起快子,十分愉快地夹了一片白菜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着。
何大亨这时也回到了包间,陪同石志坚吃了几口靓菜,又喝了几口靓汤,这才开口对石志坚说道:“阿坚,刚刚我想清楚了!收购你股权之事,兹事体大,尤其六千万也不是小数目,我需要回去和公司的人研究研究,看看能不能筹集那么多现金!所以需要你先等一等,你不介意吧?”
石志坚吃的很慢,一片白菜几十秒才咽下去,吃完之后才开口:“何叔叔你这话讲的,我怎么会介意呢?毕竟这可是一门大生意!”
“哈哈哈,有你这句话就好!”何大亨笑得很开心。
“既然此事已经讲定,这饭菜我也吃的很是满意!”石志坚把快子放下:“不如我们再饮一杯酒,就此告辞-----”
“呃,这么快就要走?”
“是啊,给何生你多点时间回去考虑!”石志坚笑眯眯端起酒杯,“另外我还有很重要事情要做,不能耽搁时间。”
何大亨是什么人,怎会听不出石志坚这话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跑出去放出风声,作价六千万要卖你股权吗?叶汉那厮也不是傻瓜,又怎么会轻易被你耍到?!
想到这里,何大亨就微微一笑,也端起酒杯起身道:“既然如此,我也不再多多挽留!这次粗茶便饭,款待不周,还请见谅!”
“客气了,何叔叔,来,我们干杯!”
“嗯,干杯!”
老狐狸和小狐狸一起碰杯,一饮而尽。
……
这段时间叶汉一直在澳门做善事。
他知道像要在澳门称王称霸,就一定要和澳门政府打好关系,尤其要多做一些善事,让自己的声望提高几个档次。
这次叶汉捐出三十万给了澳门第一敬老院,另外还准备了米面衣服等物,可以说尽心尽力。
那些媒体跟着他报道了一整天。
叶汉同敬老院负责人握手的镜头,叶汉把衣服递给孤寡老人镜头,还有叶汉亲自和老人们聊天镜头,纷纷拍摄了很多遍,应有尽有。
“叶师傅,这些素材已经足够,我们也该回去了!”那些记者的头头上前对叶汉说道。
叶汉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知道这些记者还要去别的地方揸钱,当即朝身边手下招招手。
那手下过来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红包递给那三名记者。
“叶师傅,这是----”
“呵呵,车马费,劳务费全都包含在里面!”叶汉笑道,“以后还需要各位多多帮忙!”
“应该的!”
“叶师傅太客气了!”
三名记者捏了捏红包,鼓鼓的,没有一千也有七八百。
须臾,叶汉目送三名记者欢天喜地离去,刚要转身,却见心腹手下黄德彪急匆匆朝他走来。
叶汉知道对方定是有重要事情要禀报,就背着手,站在敬老院门口处等着。
很快黄德彪就来到他面面:“叶师傅,我刚收到消息,那何鸿申去找了石志坚,商谈收购他股权事宜。”
叶汉显得很冷静:“怎么说?”
“石志坚开价六千万,姓何的说要好好考虑一下,还未成交!”
叶汉笑了:“那个石志坚果然是个狠人,三千万买来的,却要六千万卖掉,直接把姓何的当凯子!”
“那我们该怎么做?要不要接触一下那个石志坚先?”
叶汉看向敬老院,“你知不知为也会有这么多人住在里面?他们要么无儿无女,要么有钱!有钱好可怜的,六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姓何的不是凯子,我当然也不是。”
“这样,你去安排一下,我现在就要去见石志坚!”
……
天有不测风云。
当叶汉乘车去见石志坚时候,天空下起了暴雨。
雨点噼里啪啦打在车窗上,四条车轮带起一片片雨水。
“叶师傅,你完全没必要现在去见石志坚---下这么大的雨,还有风球,好危险的!”黄德彪坐在副驾驶上,侧过半个身子,对副驾驶上望着窗外黑夜风雨的叶汉说道。
叶汉看都没有看黄德彪,抬起手朝对方摆了摆,示意对方不要再开口。
黄德彪把身体坐正,可是表情纠结片刻,就再度把身体侧回来:“叶师傅,你也讲了的,那石志坚现在就是在钓鱼,我们过去岂不是自动上钩?”
“何鸿申已经主动去咬钩了,我们要是再不主动一些,搞不好我们连当鱼的资格都有!”
叶汉收回目光,看了黄德彪一眼,随后望向窗外,“总之,这次股权我势在必得!”
轿车一个转向拐入澳门街一条小道,带起大片雨水,随后继续加速,朝着前方石志坚下榻的别墅方向开去。
“记得不错,这栋小别墅应该是罗保家族的,看起来传言罗保当了石志坚马仔确有其事。”叶汉语气露出一丝惊异。
“罗保家族怎么说也是澳门老牌四大家族之一,没想到现在家世没落,沦落成别人马仔!”黄德彪跟着一起唏嘘感叹。
“你下去通报一声,就说我叶汉前来拜访他石志坚!”
“好的,大老!”黄德彪点点头,下车,撑了伞去敲响别墅大门。
很快大门打开,陈泰警惕地看了黄德彪一眼。
黄德彪说明来意,陈泰忍不住道一声:“石先生当真能掐会算!”
黄德彪听得清楚,“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陈泰知道自己说多,吩咐大傻打开大门。
叶汉的车缓缓驶入。
……
叶汉被陈泰带入客厅,却见一袭白衣的石志坚坐在沙发上,对面坐着鬼老罗保,两人正在下棋。
在他们前面茶几上,一盘凋刻精美的象棋摆放整齐。
叶汉知道石志坚是出了名的年轻大亨,睿智无比,猜想他棋技也一定很厉害。
于是就踱步过去站立在石志坚身后看了看。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被石志坚这“臭棋篓”惊得吐血,怎么也想不通这世上还有如此拙劣棋技,都不知该用何等词汇来形容。
相比石志坚的一手臭棋,罗保的棋技也不咋地,甚至很多招数都快被人笑掉大牙。
叶汉看着石志坚和罗保这两个绝世臭棋手,你来我往,偏偏还杀的不亦乐乎。
仔细一想,这两人当真半斤八两,棋逢对手,想要找出比他们两人还臭的,恐怕很难。
这还不算,罗保那鬼老下着棋嘴巴还没停歇,不断拍石志坚马屁,什么“棋技如神”,“这一招当真靓绝澳门”,还有什么“恐怕这世上再无人是你对手”云云。
石志坚被吹捧的不好意思,也忍不住吹捧罗保一下,“你的棋技也不错,你我当真一时瑜亮!”
叶汉听到这些差点吐血!
怀疑这两位老兄知不知道“廉耻”两个字怎么写?!
又稍微看了一会儿,叶汉害怕自己再看下去真的要吐血三升,当即在后面捏着下巴“咳嗽”一声。
石志坚闻声抬起头,这才恍如才看到叶汉似的,忙起身笑道:“咦,叶师傅什么时候来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