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小说 > 半岛之侠 > 第六百七十五章 并不完整的善意

朱子仁睁开眼睛差不多是中午了,没人打扰的话其实他也是个蛮能睡的人。
“你俩怎么抱一块儿睡了。”
朱子仁觉得有些好笑。
向旁边看一眼,两具美好的胴体纠缠在一起的画面着实有些诱人,不过现在也不是打扰她们休息的时候。
起床、洗漱,随便吃点东西然后发呆...朱子仁最近每天都会这么做。
要说的更具体一点的话,越是到四月中旬,朱子仁每天发呆的时间就越长。
大部分情况下朱子仁发呆是真的在思考现状、思考生意上的事情,但只要不是在想那些,那他一定是想沉船事件的事情。
不,现在还不能叫沉船事件,因为还没发生,现在只能叫...朱子仁一个人在脑袋里发的疯。
如果事件发生之后朱子仁站出来发声,站出来帮助大家更好的了解真相,那他一定会是所有人的英雄,就算不是英雄至少也得是个非常正面的形象。
如果漏了一点消息或是出现了什么意外让事件没发生的话,朱子仁的所作所为必定会被所有人当成小丑,苦心经营多年的形象也会一瞬间崩塌,因为他一直是按事件发生可能性百分百的答桉去做计划的。
用三百条人命去换他自己的形象这种事情朱子仁绝对做不来,所以他不会期待着事件正常发展,甚至他要做的事情就是阻止事情的发生。
但阻止之后呢?以及...为什么非要去阻止到底呢?
朱子仁就是觉得自己有些委屈。
从头到尾都是一件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的事情,怎么突然自己就坐在赌桌上了,而且赌的还是自己包括性命在内的一切。
朱子仁完全可以只阻止岁月号的出海,以他现在的声名地位他肯定做得到,而且这样也是救人。
但朱子仁没办法保证他那天把岁月号阻止之后接下来会不会出现什么时间号、圣诞老人号这些。
如果出现了的话,那朱子仁毫无疑问就是杀死船上之人的凶手,最直接的凶手。
所以,既然这赌桌已经坐上去了,那就赌把大的将事情做到最彻底的程度。
其实朱子仁也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心理,这些时间他也没少想法子,甚至每次想到事件的时候脑袋里都会产生新的而且看上去很靠谱的解决办法,但是无论哪一种都必须朱子仁把自己也放到局里面才能实现。
“没办法,这不是正好说明老子是天选之人了嘛。”
“听上去很酷对不对?但是光酷有个鸡毛用啊!还是先把特娘的遗书写一下吧...”
朱子仁骂骂咧咧地找出了纸笔。
……
“欧巴,写什么呢?竟然在用纸笔写东西,这对你来说可真少见。”
体力好一点的智妍起床早了不少,率先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这不快愚人节了嘛,我寻思着给大家整个活儿呢。”朱子仁不紧不慢地将东西收好,起身将它放在了自己书房。
“饿了吗,我做点东西给你吃?”
将书房的门锁扣上,朱子仁出来找到了智妍。
“欧巴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就好,我能照顾得了自己的。”智妍摆了摆手,“怎么也是独居了那么久的女人,不至于什么都不会。”
“而且咱们昨天不是还有好多剩菜嘛,我热那个吃就好。”智妍笑了一下,“听欧巴说,有些华夏菜是热过一遍更好吃的,咱们昨天做的菜里面有那种吗?”
“应该有吧,不过我们在分菜系的时候可从来不会说单独分一个第二天吃比第一天吃更好吃的菜系出来的。”朱子仁笑着摇了摇头,“你挑你喜欢吃的热吧,多热一点也行,我估计李知恩也快醒了。”
“知恩离醒应该还远着呢,昨天晚上那么调皮可是没少遭罪。”智妍妩媚地看了男友一眼,“不过看起来欧巴似乎确实跟知恩很合呢。”
“她调皮不是一天两天了,我收拾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那样吧。”朱子仁叹了口气,慢悠悠地看向智妍,“你有什么想要的吗?”
“我?”智妍转头看了一眼朱子仁,随后继续把注意力放在锅上,“我喜欢的东西倒是有不少,不过想要的东西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欧巴如果是打算送我点什么的话直接送你想送的就可以了,我不会拒绝。”
“那也行。”朱子仁直接就笑了,“反正我送东西也从来不看你们需要什么只看我到底有什么。”
“那你都有什么呢?”智妍随口一问。
“我有的东西可多了,我刚刚写遗...写某些东西的时候打算把自己的全都东西都过一遍,结果光是这个就花了我好长时间。”朱子仁不由笑着摇了摇头,“我这些年偷偷做的事情可真是太多了。”
“比如偷偷捐款?”智妍突然想到了前段时间很有意思的事情,“你那时做冰桶挑战的时候网友们顺手把你这些年做慈善的钱都翻出来了,没想到你竟然捐了那么多啊,而且是南韩、华夏两边都在捐,真是十足的大善人。”
“你要说捐款的话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捐款它能抵税啊。”朱子仁一把掀掉了披在自己身上名为慈善天使的外衣,“如果没有这个作用的话我肯定是不会捐那么多的。”
“原来捐款还有这种作用啊。”智妍却仿佛了解到了什么新知识一样。
朱子仁点头:“嗯,它就是会有这样的作用。”
“哎一古呀,看来我的收入跟欧巴差距好大呀。”智妍吐槽道:“我竟然还没到需要捐款抵税的那条线,还得加把劲啊。”
“嗯...关于这点你可以先跟你的好朋友知恩商量一下。”朱子仁咂了咂嘴巴,“别人不知道,但她肯定是到了的。不过有很多人即使知道可以抵税也不会捐的,因为转换率并不高,算下来还是纯亏钱。慈善捐款这回事总的来说还是善心大于功利,是好事。”
“啊?不是百分百抵税的吗?”智妍好似突然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百分百抵税啊!”朱子仁哭笑不得,“它不但不能百分百抵税,甚至还设置了一个上限!真要是不设限百分百抵扣的话,国家财政铁定要被大企业弄崩溃,所有国家中估摸着南韩是最先崩溃的那一批。”
“原来是这样...”智妍突然一脸好奇地看了过来,“欧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什么都会的人呢?”
“从我认识到我永远丢掉了一些再也找不回来的东西的那时候。”
朱子仁随便编了个听上去就很苦涩的理由好让话题中断,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解释。
“OK,热好了,欧巴要一起再吃点吗?”
好在智妍手上正做的事情帮两人都解了围。
“嗯,再吃点也行。”朱子仁摸了摸鼻子,“主要是闻着有点太香了。”
……
或许是香味穿过房门勾动了李知恩的馋虫,这姑娘犯着迷瞪就跑出来了。
“吃啥呢你俩,给我掰点。”李知恩歪歪曲曲地往沙发上一坐,“饿死了要。”
“还是昨天的剩饭呗,我估摸着今天晚上还得再吃一顿。”朴智妍伸手推了她两下,“你先去洗个脸,我去给你拿碗快。”
李知恩点了点头:“成。”
洗漱完再吃个饭,李知恩终于活了过来。
“欧巴,下午有安排吗?”李知恩问道。
“没什么安排。”朱子仁回答道:“如果说有事情的话可能就是电视剧那边出了点问题需要我解决。”
“你要是闲着没事想去试镜的话现在可以去,不能帮你拿角色但是试镜插个队完全没问题,还有你...”朱子仁转头又看了下智妍,“虽然你被刷下来的几率接近百分之百,但是你也想去玩玩的话可以跟着知恩一起去。”
“我们俩要是都出去的话你干嘛呢?自己一个人在家不会更无聊吗?”李知恩有些担心。
“放心吧,我忙得很,我有很多可以打发时间的事情可以做。”朱子仁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我可是社长,跨国公司的社长,新生公司的社长,别把我当成只会在家里躺着的懒虫好吗?”
“行,那我们就自己出去玩了,不对,是去试镜了。”
李知恩这边没什么意见。
但是朱子仁有...
“你们试镜之前拜托稍微看下剧本吧。”朱子仁把剧本丢了过去,“不然别人问你们是来试镜哪个角色的你们都说不出,那不是搞笑吗?”
“欧巴,我们是开玩笑的。”朴智妍终于憋不下去了,出来解释道:“连剧本都没看过、连角色都不认识就去试镜可太没礼貌了,我们也不是那种没有职业道德的艺人。”
“那你们就是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什么的咯?”朱子仁笑着点了点头,“也挺好,去玩儿吧,享受下平常的生活吧。”
“嗯,我们就是这个打算。”李知恩带着些许歉意说道:“我们两个是可以大大方方出去玩的关系,所以没办法带上你了,抱歉。”
“去吧去吧,真不用在意我。”朱子仁玩笑道:“说不定我待会儿也要出门呢,到时候咱们在街上遇见了你们一定要装不认识我啊。”
“放心吧,我们本来也不认识你!”
……
送姑娘们出门后,朱子仁继续开始忙活自己找死之前的准备,怎么着今天也得把那玩意儿写完吧,才刚刚把自己名下的一些财产总结好就停下了确实有点不得劲儿的感觉。
“从这里面挑点给智妍吧。”
朱子仁摩挲着下巴,在自己写好的东西上看来看去也没个决断。
主要是他现在手里没有什么已经成型了的产业,几乎都是分散到各地的投资与各种各样的股份,而且差不多全都是华夏那边的。
很正常,尽管了解的大多是南韩那边的信息,但你键侠朱某人当时还是被华夏各种东西笼罩着的。
就比如说,你可能不玩Tik Tok、不了解Tik Tok,但你一定被其他人外放的Tik Tok包围过,你也可能没有自己亲自去拼刀刀上砍几刀,但你一定被别人发送过链接要求你帮他砍一刀,这就是环境对人们造成的影响。
之所以拿这两个举例子,是因为朱子仁真的在这两个项目上有投资、有份额。
当然了,朱子仁还在其他项目上有着不少投资,不过都没有这两个有代表性而已。就那个大家后来用于网络购买电影票的那啥眼朱子仁也有参与进去,这是他在华夏国内进行外卖大战的时候回想起来的东西。
不过最重要的肯定还是Tik Tok就是。
很奇怪吗?不奇怪吧。任何穿越到Tik Tok诞生之前时间线的华夏人都不可能放过这玩意儿吧?它在你心目中的形象好坏无所谓,它是不是一座纯金镶钻的宝矿你脑子里清楚就行。
“就这些吧。”
随便将纸上财产划出几项当做送给智妍的礼物,接下来的那部分还是要按朱子仁最开始想的那样让它们留存于这张文件之上。
朱子仁什么想法?
没什么,一个属于键侠的公平做法而已。一旦朱子仁挂掉或者朱子仁不再是他自己,当下这人拥有的一切将全部散开,华夏的归于华夏、南韩的归于南韩、个人的还给个人。
朱子仁什么也没给“自己”留,反正留了也没什么用,而且这人一向对自己还挺狠的。
简单整理了一下,朱子仁坐下来打算继续把没写完的东西写完,可是...
“嗯,怎么了恩妃?”朱子仁接起电话,“对,我在家的。”
“是这样吗?那还...挺可爱的。”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你不用通知练习生部门那边了。”
“当然不用通知了呀,难道你打算让洪老板亲自跑一趟吗?!”
“嗯,就这样吧,挂了。”
权恩妃打电话过来并非是为了公司的事情,而是为了小柚子的事情。
简单来说就是这小姑娘请朋友们吃饭忘带钱包了,现在急需有人提供钱袋子。
柳知珉先给妈妈打了电话,但是现在是工作日,妈妈显然是没办法来的,所以她第二个电话就打给了天天跟自己一块儿在办公室待着的恩妃欧尼。
权恩妃一看是小柚子的事情且遇到麻烦的地点就在社长大人住处附近,所以就直接把事情转移到朱子仁这里了,根本不觉得方块娱乐的社长亲自跑过去给一名练习生付钱是很夸张的事情。
挺好的,有时候发生一下不把朱某人这个社长当社长看来的事情是很有意思的,朱子仁很乐意见到这样的场面。
“看来小柚子今天是不想让我写这个遗书了,她可真爱我。”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