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花只是笑笑,并没有回话,显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乔坤也没有逼迫,他已经有所猜测。
不过现在,要紧的是要解除全城的瘟毒,还要想法让儿童不受瘟毒之害。
丹药化水,被派送到西岐各处,很快便有数万士卒恢复,西岐恢复基本运转。
这种时候最容易出现骚乱,不过姜子牙、周公旦、散宜生他们未雨绸缪,一切如常,并没有出什么大乱子。
“神农本草经”别有玄妙,若是救人,法力便有精进提升。如今他救了数万人,自然进步迅速。
他本是筑基巅峰,如今再得这法力,自然便有雷劫形成。
乔坤压制住修为,匆忙在西岐城外寻一处渡过雷劫,成就真仙法体,然后又在陨仙丹的作用下退回筑基修为。
这一番折腾,并不是乔坤无所得,他趁着“师法天地”的机会提升自己在瘟毒一道上的认识,并验证自己的想法,能够救孩童,却不会让孩童有所损伤。
这方法便是以他为炉鼎,让毒物药物在他体内反应,磨去诸多药物的有害毒副作用的方法。
仓促之间,乔坤也想不到更好法子,只得如此施行,炼出解药,再给孩童服用。
如此过了数日,西岐的瘟毒渐渐平息下来,乔坤的法力愈发精进。便偷偷到西岐城外,又渡几次雷劫。
这事情乔坤只能瞒住众人,不然大家便会好奇,为何他反复渡真仙雷劫,从而被人发现端倪。
短短时日,乔坤在丹道、毒道上的认识与日俱增,每日都有不同。
在解瘟毒的过程中,其实也是和吕岳隔空斗法,隔空交流的过程,乔坤都能感应出自己实力的进步。
吕岳曾经花费无尽的时光在毒道上,在毒道上造诣极深。正常情况下,乔坤是无论如何也比不过的。
不过乔坤有神农氏的指点,又有时间外挂来加速,再加上他研究吕岳的陨仙丹有几十年的时间,又拿着自己的身体不断试验,对吕岳的种种手段甚为了解。
再加上他有“洞神天帝元变经”、十万天兵、“易图通变”相助,还可以不断师法天地,借由天与人的相护作用,向天求借答桉,即时得到反馈。
如今他到西岐,补全了瘟毒上的攻防经验,不断总结,尝试,再总结,正切合了人仙之法,自然进步迅速。
众百姓众将士恢复,但姬发仍留在丞相府,要与姜子牙、众将士以及阐教众修士商议退敌之事,还将乔坤请了去。
乔坤推脱不得,只得参与。
姬发先向乔坤行礼,“孤王代表西岐百姓谢过先生大恩。”
乔坤连忙将他托住,只说自己啥事没干,一切全赖武王洪福。
姜子牙似乎也没想到乔坤回答得如此官方,过一会才问道:“敢问风道友,士卒恢复得如何?何时可战?”
乔坤心中盘算,武将修为高深一些,多半都恢复到八成以上的实力。只是寻常士卒也不过能恢复五成而已。
他小心回应,“这要视个人情况、中毒程度不同,不过如今只能恢复六七成,这两日怕是不能与敌军交战,估计最早也要三五日后才能完全恢复。”
南宫适道:“既然如此,我们便调养个三五天吧。西岐城高墙后,而且人道气运大阵未破,也不用担心。”这种想法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众将皆是如此想法。
“相父看如何?”却是姬发问姜子牙。
姜子牙沉吟一会,“我觉得应该关闭护城大阵,作出大阵不堪支撑的样子,设下陷阱,将吕岳引过来诛杀,此人修为高深,精通丹毒,又不自矜身份,对普通人下手。若不将之诛杀,只怕后患无穷。”
此言一出,众将都是沉默不语。实在是这个想法太过大胆。
乔坤不是武将,当下表示沉默,他现在只是一个医生而已。
眼见无人支持,黄飞虎适时开口,“我赞成丞相所言,带兵打仗如何有不冒风险的?我宁愿战死,也不愿意受瘟毒暗算而死!”
这话说的比较有扇动性,立时便有不少武将响应。
不过乔坤还是觉得这话违和,因为黄飞虎不是这种鲁莽的性格,黄天化、黄天祥还差不多。如今这种发言,却不知为何。
武王姬发也说道:“相父与武成王所言有理。”然后就不再置喙了。
南宫适也附和,表示赞同。如此便是武王、丞相、大司马、武成王同时赞同,其他武将自然也不再反对。
姜子牙便开始下令布置,诸多武将领兵城门口埋伏,又让武吉城内巡逻,安抚百姓。
等到众将领命离去,姜子牙却特意留下乔坤。同留下的还有诸位玉虚宫门人。
显然刚才只是凡人之间的战斗安排,现在则是要商议仙道层面的战斗。
姜子牙对乔坤道:“如今我们要攻破吕岳,少不了道友相助。”
这就要打吕岳了?乔坤觉得姜子牙有些想不开,“姜丞相说笑了,吕岳乃是金仙修为,我不过筑基,连真仙都不是,又有何用?”虽然这么说,乔坤却开始思索与吕岳争斗的可能。
“自然不会让道友与吕岳争斗。”姜子牙连忙解释,“吕岳自然由杨戬、哪吒还有两位师兄敌住,但是吕岳还有几位弟子,能催动各种宝物,金吒、木吒、雷震子、龙须虎都受其害。若无道友相助,怕抵挡不住。”
这般说着,玉鼎真人便展现吕岳几位弟子的相貌信息。
一位弟子名为周信,绿脸朱发,上下獠牙,足下麻鞋云雾簇,使一个小磬,能让人头疼无比。想来便是伤了金吒的那位。
一名弟子名为李奇,挽双抓髻,穿澹黄服,面如满月,三柳长髯。使用一杆幡,能让人发热,便是伤了木吒的那位。
还有一位弟子,名为朱天麟,身穿红服,面如紫枣,眼如铜铃,足下麻鞋似水晶,丝绦结就阴阳扣,手中一柄宝剑,能让人昏迷。就是他暗算了雷震子。
最后一位道人,一道人面如紫草,发似钢针,头戴鱼尾金冠,身穿皂服,名为杨文辉。他使一柄鞭,可使人人事不知,口吐白沫。
这几人都是真仙修为,乔坤心中盘算,只是这位,他还能对付得了,便点头答应下来。
姜子牙见他这般情况,便笑问,“莫非道友不擅长与人争斗?”
“不擅长。”乔坤其实也没有想好风无咎有什么本事,只是羲皇曾经交待过他,让他少与人争斗。
但他还是想给风无咎这个身份设定多些战斗力。毕竟有刀不用,和没有刀是两回事。
他也没想给风无咎设定成六边形战士,能肉、能输出、能爆发、能控制、能治疗、能辅助。他只要成为一个稍微有点战斗力的治疗便可。
如此,自然用瘟毒最合适。想到这,他便回道:“不过我有手段,对瘟毒有些作用。”
他从陈庚的玉简中学了许多用毒行瘟的手段,还有宝物止瘟剑、行瘟幡,可以控制瘟毒。
自古医毒不分家,催动瘟毒的手段也并非是吕岳独有,乔坤也不会因为显露出这种手段而被吕岳发现。
听说乔坤能控制瘟毒,姜子牙只说,“也不用道友正面对敌。”当下安排乔坤跟着黄天化在城南门等候。
到了申时,西岐这边将护城的人道气运大阵关闭。
不多时便有杀声阵阵,四周四座城门都有厮杀哭喊之声,显然四周都有敌军前来,两军已经交战在一起。很明显西岐人道气运大阵一撤,商军那边便有感应,选择进攻。
乔坤觉得商军那边不会作战,为什么要攻打所有城门?岂不闻围三阙一?
等到大商士卒冲过来,城墙上埋伏的士卒纷纷现身,用弓箭加石头对敌。
他们虽然未能恢复全部战力,但占据地利,还以逸待劳,自然是占据上风。
而黄天祥以及黄飞彪则领着一千骑兵冲锋,将大商阵型冲散,势如破竹。紧接着便是步卒跟着冲锋,虽然西岐士卒气力并未完全修复,但气势如虹。
两方争斗虽然惨烈,但胜负的关键却是在仙人的层次。
此时黄天化催动玉麒麟上前,他的对手是一位凶恶道人,身高一丈二尺,身着红色衣衫,足下麻鞋,面呈紫色,眼如铜铃。
乔坤认得,这是朱天麟。手中有一柄宝剑,可以让人昏迷。
黄天化中了瘟毒到现在未曾痊愈,只得发挥出九成实力,只是他勇武过人,两柄大锤舞得虎虎生风,虽然稍落下风,倒也能勉强坚持。
只是乔坤看得分明,黄天化有几次想要从怀中取出宝物,却被步步紧逼,不能取出。
乔坤在旁看着,不禁无语,黄天化有火龙镖、莫邪宝剑、攒心钉,哪一件都是偷袭的宝物,若是早拿出来,早就赢了。
只是黄天化老是喜欢和人刚正面。这才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但这是黄天化的性格,却是难改。
双方瞬间便交战十几个回合,朱天麟退后几步,将手中的宝剑祭起,对着黄天化虚空一指,黄天化便落下身形,显然是中了暗算。
乔坤忙上前催动术法将黄天化接住,同时催动“神农本草经”的法力。
那紫脸道人不明所以,又催动宝剑,对着乔坤一指。
乔坤只感到瘟毒在体内活动,并无其他不适,他将黄天化往旁一丢,冲到那宝剑面前,施展“易图通变”,将那宝剑裹了去。
以此刻“易图通变”的能为,镇压一件法宝级别的宝剑不过翻覆之间。那宝剑自然毫无反抗之力,被镇压得死死得。
“快还我宝物来!”手中宝剑被镇压,那紫脸道人自然惊怒,向乔坤施展法术,当下便有蓝紫色的烟雾向乔坤汇聚。
这些烟雾有明显腥味,显然是有剧毒。乔坤连忙施展遁术躲避,这些烟雾,也都如影随形。只是它们移动的速度稍慢一些,无法跟上乔坤的遁速。
乔坤便将“易图通变”中镇压的“止瘟剑”神通催动。如今他也要显露些控制烟雾为己所用的手段才好。
在“止瘟剑”的作用下,围攻乔坤的蓝紫色烟雾却突然来了一个急刹停住,好似撞到了一面透明的墙上。
这些毒雾似乎又有些不甘心,又挣扎着往前挪动几步,但终于无法突破屏障,过得会终于不动了。
这毒雾毕竟朱天麟所炼,纵然乔坤催动“止瘟剑”,也不能控制这些蓝紫色的烟雾化为己用。只能使毒雾不能伤他罢了。
“你如何能有控制毒雾的本事?”那朱天麟见到这情况自然惊疑。
这时一道金色光芒闪过,速度奇快,轨迹切合道韵,惊艳之极,这光芒正中朱天麟前心,穿胸而过。
朱天麟立时丧命,一道真灵却裹着一个葫芦,飞往封神台去了。
那些毒雾没有了朱天麟的控制,也不再挣扎抗拒,很轻易被乔坤镇压起来。
原来这些毒雾并不是神通,也不是宝物,而是朱天麟收集的材料,配合神通使用。
乔坤此时有闲暇便查看被镇压在“易图通变”里的宝剑,是一件法宝,这宝剑乃是朱天麟全部心血打造,名为“昏迷剑”,若是祭起,可以让真仙昏迷,对凡人自然效果更佳。
这宝物若用来征战杀伐自然有些多次一举。毕竟若是杀伐争斗,直接将人斩了岂不是更好?让人昏迷又有何用?
不过这宝剑要用在活捉上,会更有作用。乔坤瞬间便到其他用法。
此时黄天化催动遁光到乔坤身旁,“多谢先生相救之恩。”
刚才乔坤催动“神农本草经”唤醒黄天化,而黄天化也没让他失望,直接祭起攒心钉结束战斗,没有再把自己当成一个武将。
黄天化又问:“不知我们现在该如何行止?”
乔坤思索一会,“黄将军便在此处镇守,我暂且去其他几门相助。”
黄天化也没有反对,毕竟看守好南门也很重要。
乔坤催动遁光来到东门,却见诸多士卒互相冲杀,场面十分惨烈。
在半空中有一位身着绿袍,红发绿脸,满嘴獠牙的道人正手提宝剑与金吒、木吒交战。
又有红发,又有绿袍,也不知道该称那人绿袍好,还是红发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