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小说 > 迷雾之仙 > 344 殷安的选择

另一方面,鸭将和殷安被打入宝光升起之地。这地方是一个山岭,而在这山岭之上有一个大洞,此时一阵宝光就从这大洞中传了出来。
此时洞外已经停留不少修士,还有一些打扮奇怪的妖精。这两伙势力相对而立,互相戒备着对方。
当鸭将和殷安飞来的时候,他们一下就撞入洞内,直接让两方人马愣了神。随即一个人喊道:“洞口禁制已经打开,大家快去取宝啊!”
这个人吼完这一句,他反而是退后几步,却没有第一时间冲进洞内。而尴尬的是,这一刻其他人也没有动弹,都互相忌惮的看着所有人。
僵持了一阵,一个熊头熊脑的妖精终于忍不住了,他吼道:“你们不去,那我老熊就不客气了。畏首畏尾,等下宝贝就被那人类给抢走了。”
他的话说完,立刻拿着自己的兵刃厚背大砍刀冲了进去。而他这一动,其他人也勐地动了起来。
刹那间,洞口的人打成一片。各种法术乱飞,各种兵刃乱砍。这一瞬间,一些修为不精的妖精和修士就落下阵来,他们咬了咬牙,知道自己实力不济,也干脆的离开这里。
第一波淘汰的人就这样产生。剩下的人打了一阵,一时半会也没有分出个胜负,于是他们互相戒备,慢慢走进洞中。
洞内,殷安跌了一个头晕眼花。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晃晃脑袋,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他就看见鸭将倒在不远处,似乎受了重伤。
他心中一惊,连忙跑过去说到:“鸭将,你怎么了?”
鸭将苦笑一声,说:“应该是跌下来的时候撞到了肺腑,有些受伤了。这鸭毛这么厚,还是没能保护自己啊。”
殷海一听,立刻焦急的说:“那现在怎么办?这张偏将他们也不在……”
鸭将连忙说:“不要慌,你先从我的怀中取出伤药给我服下。”
殷安这才恍然,连忙从他的怀中取出一些瓶瓶罐罐。这些伤药都是总兵府出产的上好伤药,本是预备给殷安的,现在倒是鸭将先用了起来。
给鸭将吃下内服外敷的金疮药,鸭将也缓缓的舒了口气,说:“此地不宜久留,少爷我们找机会离开这里。”说着,他就挣扎的想要起来。可是如今他伤了肺腑,就算吃了药,也没有这么快恢复的,这又不是仙丹。
他挣扎了一下,还是没能站起来。看来只能等待时间,让伤势恢复一些才行。
这个时候,鸭将忽然对殷安说:“少爷,你看那是什么,是不是一把铁锏。”
殷安顺着鸭将的目光看去,原来在他的身后不远处,就有一把铁锏插在地上,这铁锏此时放出澹澹的宝光,生怕别人不知道它是一件宝贝。
“这就是那间放出宝光的宝贝?”看到这玩意,殷安也忍不住开口说道。这铁锏长约五尺,乌黑的颜色仿佛是生铁打造,实际上,这并不是生铁,而是乌神铁。乌神铁质地极硬,又坚固异常。是锻造钝器的上好材料。
眼前的这把铁锏,显然是经过高人炼制,造型虽然古朴,但是一看就知道这是了不得的宝贝。
殷安看着眼热,正想上去拿这宝贝的时候,鸭将却在他耳边提醒:“少爷,这宝贝如此突兀,恐防有诈。”
殷安四下观察一番,说:“这洞内不大,没有任何藏身之处,看来也没有歹人埋伏。而且你也听到了,这是异宝出世,有机缘的人才能得到宝贝。如今宝贝就在面前,难道不正是说明我有机缘吗?”
他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鸭将听后也闭口不言。然后殷安走了上去,正要去拔地上的铁锏。
但是这个时候,一只野熊忽然冲了进来,他立刻就看到洞中放出宝光的铁锏,又看见正毛手毛脚要去拔铁锏的殷安。
“放开那个宝贝!让我来!”老熊气急败坏的喊道,当即将手中的厚背大砍刀甩了出去。
这熊力气极大,将手中的大刀甩的那是又急又快。殷安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哪里能躲得开这攻击,当下人就愣住了。
他这一愣不要紧,这可让他触手可及的宝贝着急了。这铁锏就等着殷安拔它起来,却没想到这傻小子忽然停手了!
这宝贝一下就急了,当即自己将自己从土中拔出,一下就白给到了殷安的手中。
然后它勐地一挥,控制着殷安的手挥舞起来,瞬间将飞来的大砍刀打成碎片!
‘啪’的一声,这精钢寒铁打造的大刀一下就被打碎,那熊妖吓得脚步一停,眼睛瞪大。而殷安此时也反应过来,这宝贝怎么就主动到了我的手中?
而且这宝贝护主,是真正的好宝贝!他虽然顽劣,但是他老父亲是货真价实的蕴道大能,这些基本的见识他还是有的。这种能主动护主的宝贝,都是上好的法宝!
就在熊妖发愣的时候,洞内又呼啦啦的挤进来十来个人、妖。这些进来的人、妖看见殷安傻愣愣的拿着铁锏,然后又看见了一脸傻相的熊妖。
这个时候,熊妖也勐地反应过来,他立刻吼道:“就是那小子拿到了宝贝!那铁锏就是这里的宝贝。”熊妖看似傻大三粗,但是也是个狡猾的家伙。他的兵刃被铁锏一击打碎,心中自然明白这样的宝贝,可不是他一只山野熊妖能把持得住的。
本着自己拿不到,那别人也别想拿到的心理。老熊隐瞒下法宝护主,一击就打碎了他兵刃的事实,当即就嚷嚷开了。
他这一吼,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殷安。
大家虎视眈眈的目光让殷安心中惴惴不安,但是他毕竟是总兵家的小儿子,还是有些气度的。于是他硬气说:“天下宝贝,有缘者得之。如今这宝贝已经在我手中,自然就是我的。你们来晚一步,自然和宝贝无缘,我劝你们还是早早退去,以免伤了和气。”
他的话让在场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一个妖精开口道:“我们妖族从来不相信什么有缘者得之,我们只知道谁抢到的,就是谁的!”
他的话音落下,就向着殷安冲了上来,手中的狼牙棒也朝着殷安狠狠的砸了过去。
殷安下意识的举起手中的铁锏格挡而去,他手中的铁锏也没让他失望,直接向着狼牙棒抽打而去,瞬间将这狼牙棒打成碎片!
自己的兵刃被一触即碎,这妖精心中大骇,心中想到:“要完!吾命休矣!”这样的宝贝连他的兵刃都能轻松打碎,那么打碎他也是轻而易举的。
只是就在他闭目等死的时候,却发现这痛苦迟迟未到。然后他睁开眼睛一看,殷安已经收起铁锏,正戒备的看着他。
这妖精心中一愣,随即眼珠子一转,立刻就明白了什么。
“这是法宝护主,这人并没有真正掌握这宝贝!”这妖精当即大吼。
这里的人、妖哪个不是江湖老油条,殷安没有痛下杀手,就立刻让他们悟出点什么,瞬间就明白了殷安的处境。这人类没有来得及掌握这宝贝,如今只能靠着宝贝自动护主。他现在就像是一只刺猬,只能被动防守,不能主动进攻!
其他人精神一振,只要殷安没有掌握这宝贝,那么他们还是有机会的。这宝贝能自动护主,显然是他们梦寐以求的顶尖宝贝。
于是一个人类修士当即就说:“小辈,你且将那铁锏给我,我以我的名义定然护你周全。我乃虎踞观的长老,是不会骗你的。”
他的话音落下,就有一个人喊道:“别听他的,这虎踞观也不知道是那个旮旯的小观,能有什么名声可言,我可是东海城游龙观的修士,将宝贝给我,我不仅仅护你周全,还能将你引荐入东海游龙观!”
两个修士施以利诱,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眼前的家伙虽然基本上没有修为,但是他出生大家,这种蝇头小利是引诱不到他的。
人有人的办法,妖也有妖的路数。几个妖精互相看了一眼,忽然来到了装死的鸭将身边,一下就将鸭将给挟持了。
“这是你的伙伴吧!你将铁锏给我们,我们就放了你的伙伴,如果不给,我就将这个妖族叛逆给杀了!”这几个妖精目露凶光,对着殷安威胁。
这一下妖精的路子算是走对了,殷安对利诱无所谓,但是对这威逼就慌了神。他当即说:“有话好说,可千万不要伤了我的妖仆!”
几个妖精看到殷安这个表现,当即脸上一喜,狰狞一笑说:“既然如此,你还不快快将铁锏送过来!”
就在此时,鸭将却是忽然开口道:“少爷别听他们的,你要是交出宝贝,就没了护身之物,那我们的小命都全被拿捏了!”鸭将还是清醒的,当即就阻止了殷安的行为。他深知,自己这个少爷虽然嚣张跋扈,但是也只是在金牢关窝里横而已,他没有什么社会经验,根本不知道妖心险恶!
听见鸭将的话,几只妖精大怒,当即就对着鸭将打了起来,一边打还一边骂:“就你话多,你真的是死鸭子嘴硬!”
鸭将被打得嘎嘎叫,他本就有伤在身,如今被几个妖精毒打,这伤势一下就变得更加严重,一口鸭血就这样从他口中吐出,染红了他胸前的鸭毛。
“住手,你们别打他!”殷安一下就急了,然后他手中的铁锏发出嗡嗡的响声,一道信息传到他的脑中。
“将你的身体给我,我可以将这里的人、妖全部杀掉!”
这正是铁锏传给他的消息,只要他同意,这铁锏立刻就能将这里的所有敌人全部干掉,一个不留!
这一下,殷安又犹豫了。
-----------------
在藏经阁中,张存道一行人正喝着茶,看着前面的大水镜,这水镜之中就是洞内的‘实况直播’。
看到殷安的犹豫,这老道一拍大腿,有点怒其不争的说:“这个时候还犹豫什么,直接上了啊!遇事不决,优柔寡断,这不符合我们金光洞的行事风格啊!”
看着这老道气急败坏的样子,张存道也不由得侧目。他问道:“你这样安排,不怕他杀戮过多,影响心智吗?他才不到二十岁。正是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塑造的时候。”
老道却是摇了摇头说:“不尽然。这杀伐果断是一个选择,这以和为贵也是一种选择。杀伐果断靠的是力,以和为贵靠的是智。他选择哪种都没错,只是这等优柔寡断的心性,怕是以后在修行路上也是困难多多。”
说白了,这老道并不在乎殷安的选择,他在乎的是殷安的表现。如果以仁,那必然要稳重威严,以气势压迫众人,以法宝震慑众人,让众人知难而退,才得以保全自身。
如果以杀,那必然要杀伐果断,以雷霆手段镇杀数人,让这些人感到恐惧,直接将他们吓退。这也是保全自身的办法。
如果两者都不选,变成这样犹犹豫豫,那么他必然会被众人拿捏,迟早是要失败的。
太乙真人有些失望,他收徒首重心性,如果心性不好,他觉得此人就算天赋再高,也不会走得太远。而心性有可取之处,不管是好是坏,这样的人总能在修行路上走得更远。
如今这殷安是心性没有,天资也没有。怕是以后入了门,也只能坐冷板凳了。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洞中的殷安忽然对自己捶了一拳,然后勐地将手中的铁锏掷了出去。
众人一愣,不明白他为什么忽然将宝贝丢出来,如果他没有这宝贝,这宝贝就不能主动护住他了!
但是下一秒,这投掷出去的铁锏忽然动了起来,它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再分为十六,瞬间变成十六根铁锏,向着所有人都打了过去!
这忽然的变故让所有人心中一惊,然后瞬间铁锏临头,一下就打碎了这些人的头颅。
这时候,殷安才重重松了口气,他说道:“妖精不可信,人也不可信,这宝贝同样不可信,为什么我要将身体交给你啊,你要是不还,那我娘岂不是少了我这个儿子!她可是只有我这么一个儿子的!”
他捞起袖口,露出手臂上的几个字——《七伤经》!然后澹澹的说:“还是自己的实力,才是最可靠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