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小说 > 杀生道果 > 第五百一十二章 这波稳赢!

在浊河之上讨生活的捞尸人、艄公、游艇子...等等再一次见证了历史。
浊河骤清,必有大灾!
去年二月二龙抬头的时候,他们才刚刚经历了一次几乎让浊河下游改造的大水灾。
许多人还亲眼目睹了【独眼石人】与【日月夔牛】之间的惊世大战。
本以为能像老一辈口耳相传的那样,至少可以稍微消停几年。
没想到仅仅是在第二年,他们年年祭拜的【浊河大王】就再次卷土重来。
哗啦啦...
只是呼吸之间,变清的河水便开始一个劲儿的疯涨。
好在,去年有过一次遇险的经验,河水才刚刚变清,他们便忙不迭地逃上岸去。
果不其然,上游群山之中的积雪在一两个时辰里便彻底融化,再次造就了一场气势磅礴的浩大春汛。
虽然北方一月底的温暖空气,还不能占据绝对的统治力,但有独眼石人的权能在,自然一切都不成问题。
转瞬之间,这变清的浊河之上便再无一片木板。
只有一个地方是例外。
【翻浪军】最初起家的大本营济阴府渡头。
一支由数百艘战船组成的庞大船队,见到潮信不仅不怕,反倒立刻升帆拔锚烧符一道,万人高声唱道:
“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浊河天下反!”
随即,汹涌奔腾的浪头立刻在他们的身边化作“和风细雨”。
船身只是微微一晃,便稳稳当当地被浪尖托起,随着潮信风驰电掣一般向着下游扑去。
明显是准备乘着大水,一口气冲破东平湖上由【兵圣】裴玉楼把守的浊河闸口,顺流而下,直取周景焕的项上人头。
如果这泾王不知死活,在闸口所在的东平县城亲自督战,那这一次整个禹州都将一战而定!
整支舰队都气势如虹。
头顶军气好似布帛,云气在中天,好似华盖,势不可挡,此为军盛之气也。
墨麒麟宋行云同样意气风发,迎着大风站在旗舰船头,腰间宝刀铮铮作响,似是已经忍不住要出鞘饮血。
在斩杀民怨沸腾的福王周温洵,尽收两府之地后。
聚拢于一身的人道龙气,终于将这位无生道重点培养的义军首领,送上了第五境【兵圣】的宝座。
手握嫡系【翻浪军】、无生道的一支【三阳兵】、齐布雨支援的一支【神目军】,凑齐三营道兵尚且还有富余。
更何况...
宋行云拿一双一大一小,却可洞穿人心的【雌雄眼】,看向身边的军师齐布雨。
这位黄篆诡仙【胜天半子】的本体,是一局残缺棋局所化的【诡异】。
由两位兵法、棋道全都是当世绝巅的高手对弈时所留,二人最终未能分出胜负,双双呕血殒命。
齐布雨化作诡仙投奔擅长“三命五星”之法的【天目道】后,兵法战略、治军识人、破关打阵...无不精通。
在这战阵之上,关键时刻,绝不能将他当做一位寻常的黄篆去看待。
一双【雌雄眼】又看向身后武装到牙齿的船队。
此时的【翻浪军】不仅兵强马壮,一身装备也堪称豪华。
花掉小半从福王府中搜刮的财富,从出云国换来了上千门绝不逊色于【太乙玄兵道】的道法火炮,全都装备在了这些战船上。
凡是主力战船,至少都装备着十门。
要不是所有诸侯都知道,【众生劫】开始的时候,【太乙玄兵道】便已经封闭山门。
除了早已选定的那些扶龙庭的历劫者之外,禁绝其余弟子接触诸侯深入劫中,更遑论军火买卖。
他都要怀疑这些全新的道法火炮,是直接从【太乙玄兵道】那里采购的了。
“可惜,从出云国的对接人那里,始终问不出这些火炮的出处。
平白无故还要让这些混账赚上一波差价,实在是让人肉痛,痛彻心扉。
出云国至少卖一门赚一门,跟他们相比,到底谁才是家传的悍匪?
不过,这货倒真的是好货啊!”
宋行云是痛并快乐着。
在这种强悍的火力面前,无论再怎么坚固的要塞,也跟纸片没什么两样。
而且打完这一仗,后面还可以继续用,早晚把割掉的肉再通通抢回来。
当年先辈冒充摩罗人做假寇的时候,要是有他现在的装备。
怕是都敢直接去摩罗四岛上夺取一国,也做上一任高高在上的“华族”贵人了。
反观对面,虽有差不多六营【道兵】,却不过只有区区一位【兵圣】裴玉楼。
试问,如此阵容怎么能输?!这波稳了!
眼看船队飞速穿越整个东平湖,浊河闸口已经出现在了视线的尽头。
却听坐在船头自顾自研究棋局的齐布雨忽然开口道:
“狮子搏兔亦尽全力。
宋兄,我们最好还是不要掉以轻心为好。
对几位【天官】尊神来说,我们能格杀周景焕,拿他的性命祭旗当然最好的结果。
但既然是几家的‘合于利’,便必定有着我们甚至【白阳菩萨】都不知道的更大谋划,出现变数的可能性也更大!
眼前这上万【道兵】,数百战船全都是你我手中的棋子,为了胜利全都可以牺牲。
但你、我、乃至【白阳菩萨】,又何尝不是天官尊神的棋子,为了那个‘利’随时也有可能被牺牲?”
闻言,宋行云一双【雌雄眼】中目光闪烁,深感有理,最后深深一揖:
“齐兄所言甚是,此行还要多多仰仗齐兄。”
齐布雨起身还礼,但扣在手心的一枚棋子却微微一亮。
这便是【胜天半子】齐布雨的“道”。
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谁是绝对的棋手。
每一个人不论地位高低,都是一枚属于更上层决策者的棋子,所有人都在一张大棋盘上,有着自己的利用价值。
那些自以为自己永远都是棋手的人,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的妄人罢了。
就算是当初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又哪里敢说自己一定不曾被人利用?
齐布雨摘下一颗【杀生道果】换来长生不死,不是因为怕死,而是为了追求那超脱自我,破开残局的神之一手。
达到“胜天半子”的无上成就!
于他而言。
身边所谓相交多年的【兵圣】宋行云,后方压阵的【独眼石人】,乃至他自己的性命,又何尝不是一枚枚能帮他实现【胜天半子】的棋子?
为了自己所求的“道”,就算让他自毁恐怕也会毫不犹豫。
只能说,这种纯粹的“求道者”实在可怕。
铛!铛!铛!...
泾王军的斥候已经发现了他们到来,警钟长鸣,磅礴的军气冲宵而起。
“咦?两军对峙,气发其上,如龙如虎,杀气森森。
前赤后黑,将帅勇勐;气形如山,深谋布阵;气形如蛇,士气高昂;气上冲天,军出名将。
泾王军的军气不仅前赤后黑,还气上冲天,有此气者,似乎单单一个【兵圣】裴玉楼还有些不够格啊。
此战貌似还有意外之喜。
有趣啊,有趣!”
这诡仙竟是见猎心喜。
......
阴司下土,酆都城。
随着本体和太白化身接连意外受困,登州的战事又突如其来。
阎罗化身暗骂了一声怕什么就来什么,正要悄悄返回阳世助阵。
此间酆都城的安全倒是不需要他操心,不要说这里是土着天道的大本营,【尸解仙】来了也讨不了好处。
单单是埋在十殿地下的九鼎,里面装着的各朝龙气一旦爆发,也足以横扫阴司。
有没有他这位青敕大神坐镇,都差别不大。
但当他腾起神光冲天而起,刚要穿过【地户】时,就被一个象头三眼,头戴马首的青篆真人挡住去路。
就见象头明王手握骷髅禅杖,冷笑一声:
“道友请留步。
虽然犯不上为没有好处的事情打生打死,但本尊可是跟无生老佛定下了法契,不可中途食言而肥。
今日便给你两个选择。
一者,我们一起去加入登州战场,各凭手段;二者,与贫僧一道留在阴司,直到登州事毕如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